一陣熟悉的聲音(像是某位醫學系學姊的聲音)在迴廊響起,說著:「這只是一場遊戲,已經結束,可以離開了。」我睜開眼睛看著屋外已出現魚肚白,腦海中依舊飄過昨晚尚未完成的事,諸如解不開的謎語,自己抓來的魚想煮碗魚湯來吃,卻被別人阻擋,想行動卻被一些鋼架與繩索束縛住…,聽到一切都結束的聲音之後,突然間所掛念的事都釋懷了,既然一切都只是一場遊戲,遊戲既已結束,那還有甚麼好掛念的,於是我開始掙脫所有身上的束縛,跑到房子外面………突然聽到一聲尖叫:「林醫師,你怎麼把管子都拔掉了,Oximeter也拔掉了!!」我略睜眼轉頭一看,這是哪裡?旁邊的護士小姐跟我說:「林醫師,您現在在台大醫院的ICU,你不要亂動啊!你如果摔下來或發生意外,我是會被處分的。」

 

這一切要從八八水災之前說起,因為先前開立公司所引發的兩起官司糾紛,在七月份找上門來,診所又因用人不當,護士小姐狀況百出,所謂內憂外患齊至,在八八水災之前就出現了逐漸消瘦、心悸、夜不能寐的狀況,心裡想是否甲狀腺亢進復發了,於是抽血證實並開始吃藥,但病狀改善有限,那時心想甲狀腺的藥物因甲狀腺素半衰期的關係,通常需要一個月左右才比較會有明顯改善,再加上處理那些麻煩的事情,並未多做檢查或處理,時至九月初,症狀更明顯,九月八日下午至一所幼稚園幫他們做幼兒健檢後,竟氣喘如牛,極度的胸悶,當晚顧不得門診要看,到附近一家整脊中心做推拿,試圖藉此緩解胸悶狀況,熟料推拿之後並未改善,反而更喘,那時推拿師急CALL診所小姐,診所小姐緊急聯絡內人陳民虹醫師,稍後,民虹偕長子高宗開車趕來送我至澄清醫院平等院區,在急診,澄清內分泌科陳世爵醫師也從家中趕來看我,那時我已無法平躺,氣喘如牛,心跳每分鐘150~200下,一直嚷嚷著要喝冰水;經初步檢查,民虹告訴我,以我目前的狀況最好是插管,我點點頭,將手機、皮夾、眼鏡拋給她,但因加護病房正在交班,須在交完班後再幫我插管,那20分鐘對我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一邊喘一邊一直問說:::「怎麼這麼慢…」。終於被送上二樓ICU,我還一邊喊著:「先給我打Dormicum,再幫我插管!」,接著,一堆醫護人員圍在我周圍,先是感覺有器械進入口中,然後…一切逐漸模糊…。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響起民虹的聲音:「世強,等一下要替你作葉克膜喔,你要忍耐一下!好嗎?」聽到太太溫柔的呼喚,好想開口回答,只記得在那情境中,我嗯了一聲,然後又不知神遊到何處了。

 

事後得知民虹在九月九日凌晨三點多向大學同學們發出了我的病危通知,在早上約莫六點時通知住在台北的妹妹世嘉,因那時我的狀況很不好,本來是想要通知她回來見我最後一面的,同時商量是否可能與台大柯文哲醫師聯絡,請教他有關以ECMO來治療我的可能性,稍後,民虹與柯P聯絡上,柯P隨即請王植賢醫師會同ECMO專屬救護車與護理人員趕至台中為我裝置ECMO治療,而那時我的狀況是:「甲狀腺風暴合併心臟衰竭與肝衰竭」(心搏出率23%、GOT/GPT近700,心臟擴大)

 

在裝置好ECMO並待狀況稍穩定後,隨即將我轉送台大醫院,正當家人、師長、同學、學長正為了拯救我忙的不可開交時,我整個人卻已進入截然不同的世界。

 

當我日後看到電影阿凡達中,主角躺入艙中,其精神意志隨著管路轉移至Avatar上那一幕,我不禁嚇呆了,那不就是我那時的狀況嗎? 簡直是一模一樣,我那時整個人是在另一個與現實脫離的世界,但感受是那樣真實。一開始整個人似乎是在水中被拖行,眼前出現類似萬花筒的景象,似乎是一站一站的逗留,畫面好像是數位合成的,但是讓人極度不舒服,一直想要脫離,但是身不由己;記得有一個畫面是在千變萬化之後幻成一張好像電動玩具中魔王的臉,他吼了一聲之後隨之消失,但已令我驚悸萬分。不知在水中被拖行了多久,眼前的景象一直變幻,令人驚慌不舒服、充滿疑問,再加上身不由己的無力感。正當非常驚恐之時,右耳後突然傳來不知道是誰發出宏亮的聲音:「如霧亦如電、如夢幻、如泡影」,同時眼前景象突然整個上了金彩似的亮了起來,而我心中所有的不安頓時煙消雲散,原來金剛經中的這句話就是形容我遭遇的影像與畫面,不久之後,我便脫離在水中被拖行的境地而進入另一個時空。

 

其中有身處辛亥革命前後的時代,與某些人物有深刻的互動;轉眼間又身處應該是位於台灣早期的鄉村,看著那個時代的自己成長的過程,了解到原來自己與父母、兄弟姐妹、妻兒子女是不止一世的因緣。又被帶到像是中國大陸的高山處「旅遊」,有人將我指認出來要為我治療;接下來又被帶往西藏與印度,也說是要醫治我,但其過程就辛苦得多,也折騰人。隨後瞬間身處南歐地中海沿岸的天主教教會,聽見修女與神父談話,說他們是受到我的同學林子忻及陳偉勵所託要治療我,包含將我偽裝成天主教宗教後裔的身分以豁免疾病,又將我全身裹著麵糰放入烤爐,然後將我抬到教堂說是要以我的血肉和麵包獻祭給上帝,以求得上帝的恩賜。

 

以上所見所聞以及經歷,不及所有的夢境(姑且稱為夢境)的百分之一,而我稱之為夢境、幻境、或魔境。最令人shock的事,是在出院後,第一次回台大門診時,世嘉將在ICU替我照的照片洗出來,我看了兩張後再也無法向下翻閱,因為縱使出院了,在我的印象中,在ICU那段昏迷的期間,我是在各個境界中遊歷,從來沒有住過ICU,而照片中顯現的是活生生的現實:我無力的躺在ICU的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線,已呈重病狀態,隨時可能死亡。這之間的衝擊令人久久無法自已。

 

這次生病,總共昏迷了近十天,全賴柯文哲醫師、王植賢醫師、張天鈞教授以及ICU全體同仁悉心治療,才能將我從鬼門關前面拉了回來。感謝陳維昭校長領導協調所有的醫療資源來拯救我;更感謝各位好同學的關心、參與治療與為我祈禱;聽內人提及一堆同學在病床前開會討論為何我一直無法甦醒過來,絞盡腦汁要把我拉回來;尤其感謝陳偉勵醫師及時發現我左眼眼角膜潰爛的問題,幫我做了角膜移植,才免於失明。令人尤其感動的是一些台中的朋友與患者,打聽到我住院的消息,大老遠的北上探視。我還記得在完全清醒前,幾乎每天都聽到周正成老師的聲音,我還握著他的手呼喊:「周Sir,救我!」。當然,最應該感謝為我奔波、照顧我、為我流淚、為我祈禱的太太、妹妹、與父母,我常向人提起,若不是民虹想到要用葉克膜,今天的我不知魂歸何處…….

 

經歷這場生死搏鬥,讓我更懂得什麼叫作謙卑,自己並非無所不能,一切都是上帝賜予的!而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日後當盡己所能服事眾人 、將榮耀歸於上帝!願諸位平安。謝謝!

 

過敏性鼻炎的臨床症狀主要為流鼻涕、鼻塞、鼻子癢、打噴涕,這些症狀可自行或經治療後消失。有些病人尚會造成說話有鼻音,眼睛、喉頭、耳道癢,甚至頭暈、頭脹感。病人往往因此而注意力不能集中,影響到工作或功課上的表現。

病人在理學檢查時,下眼瞼處往往可見到黑眼圈 (Allergic shiner),且具有橫紋(Dennie-Morgan folds),朝天鼻,經常搓揉鼻子 (Allergic salute), 同時因為經常搓揉鼻子,以手掌往上搓鼻子時,鼻樑上常常可見到橫摺 (Transverse nasal crease)。

病人常見以嘴巴呼吸,鼻黏膜腫脹,呈白色黏液或水樣。若有繼發性細菌感染時,可呈現紅色併有黃或綠色黏液。常見的合併症為反覆性鼻竇炎、 腺樣體肥大、歐氏管(耳咽管)功能不良、反覆性中耳炎、嗅覺失靈、牙齒。交合不正、過動、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障礙及因長期以嘴巴呼吸所引起的各種併發症。


黑眼圈 (Allergic shiner)及下眼瞼橫紋(Dennie-Morgan folds)

NewImage.jpg

 

 

 

 

 

NewImage.jpg

 

 

 

 

 

經常搓揉鼻子 (Allergic salute)

NewImage.jpg

 

 

 

 

 

 

 

NewImage.jpg

 

 

 

 

 

 

 

 

鼻樑上常常可見到橫摺 (Transverse nasal crease)

NewImage.jpg

Continue Reading…

610-268-7001

二月 3, 2015 — 9416231863


許多疾病都會產生鼻涕,如鼻
竇炎、威冒等,尤其是嚴重的過敏性鼻炎在急性發作時,由鼻孔流出的鼻水好像洪水氾濫一樣,怎麼擤鼻涕也擤 不乾淨。過量的鼻涕積在鼻腔內,令人呼吸不順暢且難受,無可奈何之下,多數人只有不停的用力擤 鼻涕,做為清除鼻內過多分泌物的手段,只是過度用力擤 鼻涕對身體造成的負作用也不可小覷。如果過度用力擤 鼻涕,耳朵會聽到嗡鳴聲。而且會產生疼痛感,這是因為用力擤 鼻涕時,鼻腔突然增加的壓力透過耳咽管影響中耳腔的結果,嚴重時甚至會引起耳部疾患。也有可能把鼻咽部含有病菌的分泌物,經過耳咽管推進中耳腔造成急性中耳炎。而且鼻部患病時,其內黏膜本已顯得較平常脆弱,若又用力擤鼻涕,會加重對鼻黏膜的傷害,也更容易引起鼻出血鼻病未痊癒時,其分泌物是連續製造的,所以不可能期望在擤完一次鼻涕後,鼻腔就能長期維持清爽。偏偏有人以為必需將鼻涕全部擤出才算乾淨,於是在整個生病期間頻繁的用力擤鼻涕,結果造成鼻周圍皮膚因過度刺激而紅腫發炎,或者鼻黏膜受損而滲出鼻血。

過度用力擤鼻涕不好,但將鼻涕用力往後吸樣有害,因為被吸入鼻日因部的鼻涕,也有可能經由耳睏管逆流入中耳腔,造成中耳腔的病變。

當我們想要用擤鼻涕的方法清除鼻分泌物時,最好是兩邊鼻孔分開擤。但是不管是一次擤一邊或同時擤兩邊,其動作均要放輕,不可過度用力,至少不可讓耳朵產生嗡鳴聲,如果感覺鼻涕不容易揖光,那麼就多擤幾次好了,記得每次擤鼻涕時動作都要輕柔。

如果出現不斷分泌的黏黃鼻涕,表示鼻腔裡面可能已被細菌感染,鼻竇內也多少會有一些因為感染發炎而出現的液體。這時在擤鼻涕時,宜將頭稍往前傾,不要重立或後仰,以這種姿勢較有利於排出積存在鼻竇內的分泌物。

在患鼻病期間,用正確的方法擤鼻涕,除了可以保有較通暢的鼻腔之外,也可以避免因為不當的擤鼻涕方法所帶來的負作用。

要提醒您,鼻涕只是疾病產生的現象之一,我們所要對付的不是鼻涕,而是疾病本身。所以在擤完鼻涕,使得鼻腔暫時通暢後,別忘了針對疾病展開治療,這才是正本之道。

GoD And DoG

二月 3, 2015 — Leave a comment

(951) 344-0418

 

 

ㄧ個英文單字的鏡像拼寫竟然如此有趣,我們是否該常常省察鏡中的自己

Mirror effect

878-333-2553

一月 7, 2015 — 4846694361

IMG_1319.JPG
第一次

超音波拉皮藉由聚焦超音波可以精準加熱SMAS層

IMG_1290.JPG

6196801256

十一月 5, 2014 — 201-938-5867

Aging

萬事雲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遊宜睡…………辛棄疾「西江月」

雖然通常是先看到外表變化,才驚覺自己老了,然而老化一定從體內開始, 慢慢擴延到外觀。 人一過25歲,身體細胞死亡速度漸漸超過新生速度,各器官功能正常的細胞越來越少,負荷相對變大,同時佔有身體組織三分之一以上的膠原蛋白也會迅速流失,讓肌膚失去柔軟的彈性與韌性,形成皺紋,看起來越來越老。 除了自然衰老,空氣污染、飲食不當、熬夜、抽煙、酗酒、農藥、殺蟲劑等都會加速老化的腳步。  同時也別忽略,現代人健康大敵:壓力。過大的壓力嚴重增加身體自動防護系統負擔,衍生百病,而人一生病身體就會加速老化。另外,世紀之毒輻射線傷害無所不在、日益嚴重的肥胖也是大問題。 所以評估一個人臉型的老化時,ㄧ定要同時評估他或她的生理與心理狀態,判斷問題的來源,鑒別外表年齡與實際年齡的差距,與當事者充分的溝通後,再著手擬定適當的回春計劃。 Young and aging 老化牽涉到骨骼的變化、韌帶鬆弛、軟組織萎縮位移以及皮膚變薄乾燥等問題.所以必須綜合性地改善以上問題,才能達到真正回春的目的,隨著醫學美容日益熱門,很多民眾都躍躍欲試,一方面由於店家不當的宣傳廣告,一方面限於醫療知識的不對稱性,大多對醫學美容有不正確的期待,在後續篇幅中將陸續介紹不同程度老化問題的分析與改善措施,期待與大家共同分享學習!

Facial profile

 åœ¨åŸ·è¡Œå¾®æ•´å½¢ä¹‹å‰ï¼Œè‡‰åž‹è©•ä¼°è‡³ç‚ºé‡è¦ï¼

Hello world!

八月 21, 2014 — 1 Comment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